post | sidebar | footer

2013年9月15日

男孩掰掰




原發表於2006-12-27,這篇文章的移轉標誌了一個無名時代的結束


昨天是我去小學課輔的最後一天

我的四年級學生

終於學會了假分數換算帶分數

而且還勉強拼出數字1~10的單字

我想我不是個有耐心的人吧

最後下課鐘聲響起的時候

竟有點小小解脫的感覺

學生解脫了 我也解脫了

他飛也似的跑出圖書館外期待下一場躲避球賽

而我靜靜的收著書包 跟他說了聲掰掰




也許他不知道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來上課吧

也許四年級的小孩不覺得這有些傷感

但是...我也不該覺得傷感吧?

但卻總是有那麼點些小小的惆悵

我走下四樓, 在一樓的走廊邊看著那小男孩奮力的丟球

在這冬天難得奧藍的天空之下

快樂的在同學中奔跑



他是一個在小學四年級就學習障礙

家庭有問題而被列為社會局保護的案例



小學四年級那時的我在想什麼

有點太過遙遠所以我已經不太清楚

但我卻對這個小學四年級的男孩充滿同情

也許我也在同情我自己...

因為我變的用很功利的角度去看待這個孩子

知道在小學四年級學習障礙的他

注定不能在台灣的教育體制下有太多的未來




如果生命能夠總是在期待那下課的十分鐘

能夠爽快的衝出教室打一場躲避球

那是多麼的寫意和簡單


如果我們就只是單純的吃飯睡覺找工作做愛這樣到死亡

是不是就是一種平凡?

我們不用痛苦的想著生命的意義並且去追尋其中的價值

不用了解三島由紀夫是為了怎樣的精神切腹而死

尼采又何必為了思考那樣的虛無的問題耗盡生命



如果我們就這樣安分的在這接近赤道雨林的島嶼

過完這一生...



難過的是我不知道這男孩有沒有機會和我一樣去思考這些問題

甚至擁有像一般人平凡的人生

也許不會想...

因為在人生的開始他就少了很多選擇的可能

只因為在小學四年級就是個家庭有問題和學習障礙的孩子



而我只是從個既得利益者角度去同情



掰掰男孩

這世界也許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

就像我小學四年級同你一樣

0 回應:

張貼留言

發表意見的身分請選擇"名稱/網址"
只要填名稱那欄即可,網址可不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