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 sidebar | footer

2013年9月29日

Panopticon 環形監獄

panopticon

<擷自 白色巨塔導讀 王浩威>

        法國當代思想大師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從瘋狂、監獄和醫院等等的發展過程,提出可以描述完畢。同樣的,我相信向來不喜歡太多理論束縛的侯文詠,對傅柯大師厚重的書籍也不會有太多的眷顧。

        然而,有趣的是「白色巨塔」這樣的一個象徵,無意之間和傅柯理論的某些巧合。

_mg_1142
    

        傅柯對現代社會層層相互控制的結構,一直帶有強烈的興趣,從重重的歷史中考掘追究。他提到十九世紀以來的某些建築趨勢,譬如監獄,因為要達到充分監控的效率,而產生的一些特色,直到今天,在好萊塢電影裡,我們還是可以看到他提到的圓塔形監獄。環狀的建築,每一囚犯各自監禁,鐵欄門口就赤裸裸地朝向圓塔的中心點。在建築的中心點又建立了一個環形梯,獄卒只要沿著環梯走過一趟,就可以清楚地監看每一位囚犯的活動。

tumblr_l9vwx0wesn1qbofogo1_500
 
        這樣的圓形監獄就叫做panopticon。在傅柯的分析裡,這樣的監控狀態,一樣被完全看到的處境,雖然現代生活中不是這樣的圓形空間,卻也有同樣的情形在運作著。傅柯將現代人的這種生活處境,就直接以panopticonism稱之。

05-p-24-ch-int-ext-flrpln-panopticon

         醫院的病房就是一個例子。最有效率的病房,往往是將護理站設立在可以隨時照顧人監控到病人一舉一動的地方。這時,病人的房間就相當於監獄囚犯的斗室,護理站就是獄卒通行的中央環梯。

Presidio-modelo2

  • 護理站雖然與環形監獄空間配置的概念類似,但其出發的本質卻是不同的,監獄是為了監視,病房卻是以護理照顧為圓心所建構出來的。

  • 精神科病房在空間配置上又更貼近了環形監獄的配置,我需要拿兩把鑰匙通過了三道門,才能夠到達有安全玻璃環繞的精神科護理站,每次開門時都要確認前一道門已經關上才能開啟下一道,病房裡面充滿了攝影機,護理站裡有螢幕可以監看著病房的每個角落,畫面中間被特別放大的是精神科的隔離保護室,在此刻,病房與監獄的界線在這裡就開始有些模糊了。

  • 2013年8月28日,開始了我在精神科急性病房的日子。

0 回應:

張貼留言

發表意見的身分請選擇"名稱/網址"
只要填名稱那欄即可,網址可不填